<sup id="cvga0"></sup><em id="cvga0"><ol id="cvga0"></ol></em>
<div id="cvga0"><ol id="cvga0"><thead id="cvga0"></thead></ol></div>

<dl id="cvga0"></dl>

<em id="cvga0"><ins id="cvga0"></ins></em>

<sup id="cvga0"></sup>
<sup id="cvga0"><meter id="cvga0"></meter></sup>
<sup id="cvga0"><address id="cvga0"></address></sup>

<em id="cvga0"><ins id="cvga0"><thead id="cvga0"></thead></ins></em>
<em id="cvga0"><ins id="cvga0"><small id="cvga0"></small></ins></em>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當前位置:
首頁
/
/
/
低價競標少了,流標多了 環保督察下PPP變奏

低價競標少了,流標多了 環保督察下PPP變奏

  • 分類:行業動態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8-09-20
  • 訪問量:0

【概要描述】9月10日,繼兩次流標之后,“屢敗屢戰”的貴州省興義市生活垃圾收運系統PPP項目第三次啟動招標。去年9月,該項目第一次招標,今年4月因為做出實質響應的供應商不足3家而流標。到了6月,這個項目第二次發布招標公告,到了9月又因為做出實質性響應的供應商不足3家而第二次流標。

低價競標少了,流標多了 環保督察下PPP變奏

【概要描述】9月10日,繼兩次流標之后,“屢敗屢戰”的貴州省興義市生活垃圾收運系統PPP項目第三次啟動招標。去年9月,該項目第一次招標,今年4月因為做出實質響應的供應商不足3家而流標。到了6月,這個項目第二次發布招標公告,到了9月又因為做出實質性響應的供應商不足3家而第二次流標。

  • 分類:行業動態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8-09-20
  • 訪問量:0
詳情

環保項目ppp

9月10日,繼兩次流標之后,“屢敗屢戰”的貴州省興義市生活垃圾收運系統PPP項目第三次啟動招標。

去年9月,該項目第一次招標,今年4月因為做出實質響應的供應商不足3家而流標。到了6月,這個項目第二次發布招標公告,到了9月又因為做出實質性響應的供應商不足3家而第二次流標。

就在去年以前,環保PPP項目還十分搶手,競標企業都拼了命地殺低價。2015年一年之間,垃圾焚燒發電PPP項目的中標價就從48元/噸驟降至18元/噸,降幅高達62%,多次刷新行業底線。

“今年環保PPP項目的質量明顯好多了,有些質量不高的項目甚至流標了好幾次,這在過去是不可想象的。以前,只要有項目放出來,企業馬上就會擁上去,一度還出現過‘零收益’拿項目的情況,現在大家終于回歸理性了。”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會長、博天環境董事長趙笠鈞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9月8日,在2018中國綠色創新大會上,宜興市委常委、宜興環保科技工業園管委會主任朱旭峰表示,過去政府的環境執法力度還不大,很多治理都是應付性的,甚至是假的,所以環保產業的“玩法”也主要以玩資本為主。如今在環保督察的高壓態勢下,各地都發現了問題,這些問題都需要真正去解決,所以環保產業也變得以效率為導向,要求企業有真本領、真功夫。

“玩資本行不通了”

朱旭峰已經好久沒有來北京參加過環保類的論壇了。

“好多年前我也經常參加,這兩年來得少了,因為感覺很多環保論壇并沒有講環保的核心,而是講資本、講模式的多。”他表示。

某種意義上講,朱旭峰可能是政府官員里最了解環保產業的人之一。他的身份比較特殊,一方面是來自基層的地方主管,轄區內有很多環境問題需要治理;另一方面,他又長期擔任中國唯一一家以環保產業為特色的國家級高新技術開發區的主任,承擔著促進環保產業發展的使命。

在他看來,過去,環保主要是政府在推,但推動的力度并不大,環保產業都是被動的、應付性的,甚至有很多治理是假的。在這種情況下,環保產業的“玩法”也主要以玩資本為主,從而導致低價競標頻發,企業對技術不尊重,進而轉化為地方政府和治理主體對環保企業不信任。

“環保產業是給環境‘治病’的,好比是醫院。像過去那種低價競標的情況,都是醫生追著病人跑,一個病人有很多醫生在搶,而不是病人追著醫生,這其實是很不正常的。”他說。

公開報道也顯示,過去,很多環保設備都是應付檢查、“做做樣子”的。很多企業買來好幾十萬元的環保設備后就是個擺設,應付一下檢查。環保局來人了就開,不來人就關著,這樣還可以節省很多電費。

“不過,現在環保督察的力度已經達到了‘史上最大’。以我轄區為例,每個星期都要有好幾個督察組過來,一不小心就會被追責問責。”朱旭峰說,“估計地方主管現在有一半時間都是花在環境治理上的,因為它與政績考核密切關聯,與終身追責密切關聯。”

在這種情況下,環保督察所發現的問題就急切需要有人來解決,這就給環保企業提供了商機。但過去那種光靠玩資本、玩關系的模式行不通了,必須要以效率為導向,要有真本領、真功夫、真效果,環保產業的“玩法”不一樣了。

“要有真本領和真功夫”

與此同時,環保產業的風險也在加大。

一方面,很多企業客戶一不小心就會被關停,緊跟著下一步就很有可能是倒閉,結果導致環保企業的應收賬款收不回來。

“雖然生態環境部一再講不能‘一刀切’,但相當比例的企業其實治理之后也就死了。就像我們人類得了癌癥,去醫院放療化療,最終還是很難搶救回來,所以環保企業的風險很大。”朱旭峰說。

另一方面,對于政府來講,地方主管的任期往往很短,而環境治理則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而且地方政府的財力能否支付合理的對價也往往存在疑問,這也經常讓環保企業左右為難。

“我經常看到新聞上說,某某大企業又接了幾十億元的PPP項目,在我看來這后面很可能會面臨著風險,可能再過兩三年風險會顯現出來。”朱旭峰說。

怎么辦?朱旭峰建議,環保企業首先要提高對技術和人才的重視,環保產業和醫院很像,行業經驗非常重要,所以需要大量有經驗、有技術的人才。

“第二,要做精做強企業。過去一個階段,環保企業好像都打了興奮劑,喜歡接大單,動輒就是幾十億元、上百億元的項目。我覺得還是要扎實推進,先接一個小單,哪怕只做好一條黑臭水體,只要效果好,地方政府還會送你10條、20條,請你去做。否則一下子做20條,反而是真的做不好。”朱旭峰說。

此外,環境治理是需要時間的,但現在往往環境部一督察,地方政府明天就要求整改到位,這讓環保企業非常頭疼,環境治理需要一個科學、長期的過程。

對于朱旭峰的看法,趙笠鈞也表示認同。他表示,環保產業還是要回歸本質、回歸價值、回歸創新,過去那種高歌猛進的、利用資本力量“跑馬圈地”的模式并不是環保企業的優勢。相反,持續進行創新,提高自身的技術能力,真正解決環境問題,才是環保企業的優勢所在。

“我們去年7月其實就預判到,當這些質量不高的PPP項目進入運營期,運營不達標之后,就需要專業化的環保公司介入,真正地解決問題,這也將是環保企業的機會。”趙笠鈞說,2020年,“水十條”即將面臨“終考”,全國七大重點流域水質優良的比例要總體達到70%以上,這是一個巨大的需求。只要環保企業能夠提供解決方案,就能獲得新的發展機會。

關鍵詞: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掃一掃,關注我們

二維碼

Copyright ? 2021  山東同智創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魯ICP備15016326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濟南

好疼太大了太粗太长了白洁